正准备到走廊的窗台透透气之时尽头的房打开一

- 阅194

哪里的酒店?拉贝森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秦悦然的美色上了,对于她的经济活动倒是没怎么关心。 格尔兹城。秘书说道。 格尔兹城,那里可是阿尔卑斯山脚下了。拉贝森说道:看来......

如果我们要在华夏继续扩大业务版图的话还是不

- 阅163

你们回去吧,我要睡觉了。拉贝森有气无力的说道。 现在连衣服都没穿,房间里还有一个女人,怎么去开门? 苏锐说道:看来拉贝森先生是真的生气了啊。 我没生气!拉贝森低吼道:......

对方说的那话听起来是在让秦悦然不要乱开玩却

- 阅198

没想到,苏锐浑然不觉:悦然,不要再开拉贝森先生的玩笑了,当心拉贝森先生会不开心。 被打了一下,秦悦然俏脸通红,她嗔怪的看了苏锐一眼,说道:好,都听你的。 拉贝森本来......

看到站在身前满脸郁闷的冷冽李梦麟微笑着说道

- 阅176

以他的性格,甚至都有一种跪下求饶的冲动 这是怎样的一股威压 就在上官飞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,叶潇的拳头忽然松开了,身上的煞气更是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,没有再多说一句话,......

但她更不想叶潇因为她和林家开战她不希望他遭

- 阅147

上十章提要:...在意的还是这辆车的主人,有着小车后之称的飞雪。【.】 嗤的一声,雷文顿直接停在了道路的中间,然后车盖整个的翻了起来,穿着一套运动衫的飞雪从车上跳了下来。......

紧接着单手连连抖动整个银针都在不停的颤抖

- 阅136

苦恋十年的恋人抛弃于她,另娶之人竟然是她的继妹;洁癖到病态的男人横空出世,步步为谋,纳她入局,究竟是奇货可居还是另有隐情? 当她在男人的强取豪夺之下,终于动心,陷入......